春風之歌

  標 題: 春風之歌

  ——————————————————————————–

  滿滿無缺的明月,高掛在天空 ; 它看著人世間,為了酒色財氣在奔波,忙碌的爭奪而嘆息 !

  夜空的星星不斷的閃爍,大地一片的寂靜,只有從遠處傳來陣陣過路汽車的喇叭聲。

  我看過手邊的資料,找到在台北的朋友,首先我找了我兩年前所認的乾姐姐,馬美玉。

  美玉,今年三十歲,仍是小姑獨處,一身白皙皙的皮膚,再加上她那窈窕的身段,和她那甜甜的嗓音,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顯得有著一股特殊的風韻和氣質。

  曾經我問她 :「美玉你為什麼到現在還不結婚,是不是沒有合適的男朋友 ?」

  她也絕了,反問我道 :「你告訴我,結婚有甚麼好處,為什麼一定要結婚 ?」

  多少年來,我一直回味著她的這一句話。

  看她的外表,是個端莊、高雅的女人,平時難得見她有什麼笑容。難不成她悶騷,還是被男人要過,所以她………。

  撥了電話給她,看她在不在。

  「喂,妳好,請問馬美愈小姐在不在 ?」

  「我就是,請問哪一位 ?」

  「美玉,是我趙天欽,我現在台北 ; 美玉妳出來接我,我人在希爾頓這裡。」

  「好 ! 你別亂跑,我馬上過去。」

  不一會兒,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走近,看著我許久,才問道 :「你是趙天欽 !」

  「美玉妳真健忘,才多久沒見,妳就不記得我的長相。」

  「我幾乎不敢認你,因為你變的太多了。」

  「美玉我哪有變,我還不是和從前一樣。」

  「美玉妳好過份哦,就這麼站著讓我說話,不會帶我去找個地方坐呀!」

  「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走,到我那兒去,現在離吃飯時間還早。」

  於是美玉就帶著我到了新生北路二段她的住所。一進門,美玉就對我說 :「天欽,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是我同事,叫林小娟,他是趙天欽,剛到台北來。」

  我連忙的道 :「林小姐,妳好 !」

  「哪裡,你也好 !」

  美玉便吩咐我們坐下,並對我說 :「如果你沒地方住,這裡還有一間房間,你就暫時住在這裡,好不好 ?」

  「好 ! 可是,會不會不太方便 ?」

  「不會啦,你不必擔心。」林小娟在一旁打岔的說。

  趁著這個機會,我打量了一下地理環境 ; 只見房子是三房一廳一衛一廚,格局相當的不錯。

  順著眼睛的視線,我注意了林小娟一下,由於剛剛是匆匆一瞥,並沒有多瞧她兩眼,可是經過我再這麼仔細一瞧,我不盡有點頭暈目眩,她長的實在是好漂亮,比美玉還要美上十分,所差的是,她沒有美玉的那份風韻和特有的氣質,她有著一頭烏溜溜而又直的長髮,一雙深邃的大眼睛,小巧玲瓏的鼻子,小而薄且紅潤的嘴巴,白白的皮膚,就如一朵白牡丹般綻放,是那麼迷人,那麼艷麗,雖不敢說,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但是相去亦不遠,這輩子,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據我猜測,她可能最多只有二十一歲左右,長的並不高,約有一五六公分左右,可是她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的恰到好處,那麼的完美,上帝對她可真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對她太好了。

  她似乎知道,我正在端詳她,看了我一眼,又趕忙別過頭去,臉上還有點紅呢,她趕快掩飾自己,和美玉說話。

  我一聽美玉和她聊的都是些公司的事,心下覺得無聊,便對她說:「 美玉我想去休息一下,我駐的事哪一間?」

  問好了以後,拿起我的行李,走進了房間,放下東西,躲在門邊,偷聽他們的談話。

  「美玉,趙天欽是什麼學校畢業的,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他啊!是X X大學,外文系畢業,還沒有結婚,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要不要我幫妳撮合撮合。」

  「哎呀,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你不要逗我了,他說不定早有相好的女朋友了。」

  「哎,妳不可以亂說哦,我這個乾弟弟啊,他不會隨便動感情的,只要他看上的,他就會想盡辦法追到手,剛才,他似乎對妳動心了。」

  「………………」

  接下來,我就聽不清楚,她們在聊些什麼。不過還好,林小姐對我的印象似乎還不錯。

  既然,我聽不清楚,她們在聊些什麼,乾脆睡一覺也好。

  碰!碰!碰!

  「天欽,起來吃飯了。」

  「噢,好,我先洗把臉。」

  回到飯桌上,只見桌上是一頓豐盛的早餐,卻獨不見小娟,我納悶的問美玉 :「姐,林小姐人呢?」

  「怎麼才一會兒,你就這麼關心她,放心啦,是你的跑不掉,,趕快吃飯,吃完飯我帶你去逛街。」

  「美玉,妳要帶我去哪裡逛?」

  「我們去西門町,然後到今日百貨買點東西,最後到林森北路吃宵夜,你說好不好?」

  「隨妳的便,妳帶我去那裡,我就趣哪裡。」

  晚餐後,美玉換了一套簡便的衣服─T恤、牛仔褲,這一改變,頓時使她年輕了不少,我打趣的說 :「美玉,妳穿這個樣子,年輕了不少,連我看了都會心動,更何況其他不知道妳底細的人,還以為妳只有二十出頭而已。」

  「你呀這張嘴就會氣死人,一天道晚就會灌迷湯。」

  「妳不相信是不是?」

  我一說完,立刻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又把她抱起來,轉了兩圈。

  「哎呀,你要死了,快把我放下來,快呀。」

  我連忙把美玉放了下來,只見美玉臉好紅、好紅,紅得像七月石榴。

  美玉的頭,低了下去,一直不說話。沉默了好久,我扶起她的頭,只見她淚眼盈眶,好不動人。

  輕輕柔柔的,為她拭去淚水。

  「美玉我不是故意的,美玉妳不要生氣。」

  「我不會生氣,我們走吧!」

  一路上,我想盡各種辦法,說各種笑話給她聽,一逗她笑,漸漸的,她放下了臉,也跟我有說有笑的。

  很自然的,我把她的手勾住我的腰,我一點也不扭怩,倒是美玉臉上紅了好久,都沒有退。

  又是逛,又是買的,三晃四晃,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我便提議道:「美玉我們該回去了,好不好?」

  「好吧!我們早點回去也好,改天有的是時間,再出來逛逛。」

  也許是我不善於奉承,總覺今晚的上街很沒有意思。

  美玉似乎知道我不太高興,見我冷漠的坐在沙發上,一吭也不哼的。

  她走近我,偎著我說 :「天欽,姐姐喜歡你,姐姐沒有怪你,你不要讓我難過。」

  「美玉,我…………」

  此時的我,心中不免有點盪漾,我的手輕巧的、小心的繞過她的脖子,放在她的香肩上。

  美玉的頭,也漸漸的靠緊了我的胸膛。

  我們沉默了好久,似乎誰也不願打破這份寧靜。

  我們都靜靜的聽彼此的心跳和呼吸聲。

  我的手,也開始活動,撫摸著她的秀髮、和後背。

  美玉的眼睛像是迷霧,充滿了一片迷濛,彷彿是在期待什麼,又好像在渴望什麼,是那樣的美,看得我有點慌,有點茫然。

  順著美玉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張著,紅潤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輕啟。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嘴會去吻上她的嘴,會去輕舔她的舌尖。

  而她──竟也沒有掙扎,沒有絲毫的拒絕。

  她接受了我的吻,接受了我的舌頭。

  我一見美玉如此,膽子也就愈大,一隻手在她的背後輕撫,一隻手則隔著T恤,按著她的乳房。

  而美玉似乎早己飢渴難忍,她的熱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她的鼻孔中傳出了陣陣的熱氣,口中也開始輕輕的啍著。

  「嗯…….嗯………嗯……..」

  一隻手在她的奶頭上,揉搓著,輕撫著。

  我的嘴,順著香唇,漸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

  一寸一點的輕吮著,弄得美玉不住的顫抖、不停的輕哼。

  我的嘴終於移到她敏感的乳頭。

  在乳頭上,我的舌頭像是催情針似的,舔得美玉,不住的叫喊 :「嗯……….嗯……….哦………哦……….嗯………哦……….」

  她的乳頭是越舔越硬。

  她也不時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我的吸舔。

  我的寶貝手,輕輕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

  那一片多毛的部位,早被淫水沾濕了。

  她的陰毛,多而細軟。她的陰唇,像發高燒似的,好燙。

  於是我的手,開始解開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褲,被棄置於床下。

  我也迅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準備重新再上戰場。

  只見美玉的胴體實在太美了。

  純白的玉體,微微透紅的肌膚。結實、而如竹筍般的乳房。乳尖上那兩顆如草莓般的奶頭。勻稱優美的曲線、平滑結實有彈性的小腹。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片,把整個陰戶都給蓋住了。

  尤其是那兩片肥滿的陰唇,紅嘟嘟的,中間那條暗紅色的肉縫,再配上美玉那健美細長的大腿,看起來,不禁使人垂涎欲滴。

  我有點衝動。一張嘴,狠狠的吸吮著她的香唇。

  我輕輕扶起美玉,對她說:「美玉我們到房裡去。」

  她沒有作聲,我摻扶著她走到了自己的房裡,關上門,把美玉平放在床上。只見她雙目緊閉,胸部大幅度的起伏。

  我挨著她躺下,湊上嘴,又開始索吻。

  「嗯,……….嗯………..嗯………..」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