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的小葉(1)

打工的小葉(1)

  天氣好熱噢!上課的人也依舊很少,大部份的學生不是去網吧吹空調就是在

寢室睡覺覺,即便是來上課的也是趴在電風扇下動也不想動,整個上午唯一還有

精神動來動去的人就只有一直我邊上摸我大腿的小陳了。都怪他,小葉又在教室

裡淫蕩的高潮了三次,連最後的一套裹胸和小內褲也被他拿走了。

  討厭,最近送了三套內衣褲給男生了,難道小葉真的是淫蕩的女生嗎?下午

沒有課,吃過飯,偶決定上街買幾套內衣穿。

  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商業街,那裡有很多賣小吃小商品什麼的,很多時

候無聊就跟小風一起逛逛商業街,大學的生活比起高中來豐富了不少呢!

  我們的夏季校服短袖白襯衣配淡藍色的超短百褶裙,學校雖然不要求穿,但

是穿在身上顯得樸實清純,所以穿著的女生還是挺多的,小葉就是其中一個。不

過校服的面料都是很便宜的,薄薄的非常透光,所以不穿內衣的話裡面很容易走

光,偏偏這個時候的我就是因為沒有內衣穿了才要出去。

  好想像那些男生一樣穿條短褲和拖鞋就在外面到處走噢!

  穿好泡泡襪,穿上運動鞋,拿起手機我就跑出了寢室,一路上雙手抓著手機

假裝在發短信然後用手臂遮住雙乳,這樣應該沒有人發現小葉裡面其實是真空了

吧?

  下午的陽光格外刺眼,這樣我薄薄的襯衫透光性更強,可能在別人眼裡小葉

幾乎是赤裸吧,還好下午出來閒逛的人不多,即便有一兩個也是附近的居民。

  忽然有點想鬆開雙手暴露自己的感覺,正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茵茵和小白出

現在我的視線裡。呀,糟糕了。

  「小葉∼∼」

  嗚嗚嗚……還是被發現了。

  一走近我,小白看我的眼神就變了,還圍著我一邊轉圈一邊仔細地看。茵茵

裝作沒發現,拉開我的雙手:「哇……小葉你好大膽……穿這麼暴露的衣服上街

啊?粉紅色嫩嫩的乳頭都看得見,是不是故意來引誘別人的小白啊?」

  「不要胡說啦!」我想掙脫茵茵的手,但是茵茵的力氣好大。

  「嘿嘿,跟我來。」茵茵把我往路邊拉,我只好跟著她走到路邊一個關著門

的雜貨店門口,然後把我的雙手高高的舉起。

  「老公,你快看啦,校花小葉在引誘你耶!」

  「是嗎?我看看。」小白繞到我身後,雙手伸到我胸前,直接握住我兩隻乳

房。

  「啊……不要……茵茵……」

  「小葉不乖,穿這麼暴露上街,懲罰懲罰你。老公,小葉的奶子怎麼樣?」

  「啊……不要……茵茵你要幫我啊……」我扭動著身體試圖反抗。

  「又軟又挺……從沒有摸過這麼完美的奶子。」小白一邊摸我的乳房,一邊

把頭抵在我烏黑的秀髮上:「頭髮也很香。」

  「不要……不要啊小白……茵茵……我……啊……別解我的扣子……」我還

在搖著頭想反抗的時候,小白已經解開我襯衫的扣子,肉貼肉的握著圓潤的嬌乳

不停地揉捏。

  「不要啊……茵茵……救我啊……啊……」

  「嘿嘿,舒服吧?我老公挑逗女人的技術可不是吹的,你就慢慢享受吧!」

  茵茵放下了我的手,像男生一樣摟著我的腰,和我一樣柔軟的嘴唇貼上我的

香唇,細嫩的舌頭鑽進了我的嘴裡。而小白變著各種花樣不停地揉捏我的乳房,

有時候還夾著乳頭輕輕的拉扯。我無力反抗,只能將雙手搭在茵茵的肩上。

  「噢……不要……你們怎麼這樣……唔……」

  「要怪就怪你父母把你生的這麼淫蕩又誘人,穿著這麼暴露的衣服在學校旁

邊誘惑男生。」

  「不是啊……噢……我只是去買內衣……」

  「還狡辯呢,才這麼一會,乳頭就硬成這樣了。」小白一邊揉捏我的乳房還

要一邊挖苦我。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抱著我,同時也伸出手一前一後的在我滑嫩的肌膚上不停

地遊走,強烈的刺激使我的嫩穴裡不自覺地湧出大量的愛液,黏黏的愛液順著大

腿內側一直往下流去。

  我身後的小白已經有一隻手貼上了我的大腿,在我沾滿愛液的大腿內側來回

地撫摸。

  「咦……小葉啊,怎麼你的腿上有這麼多水呢?」小白的手掌沿著大腿內側

慢慢向上遊走:「讓我看看這水的源頭在哪。」

  「不要……噢……茵茵……救我啊……」我拼命想夾緊雙腿,但是小白卻偏

偏將我的雙腿分得更開。

  「明明是小葉你自己淫蕩得要命,我怎麼救你啊?」

  小白的手指毫無遮擋地貼上了我濡滿愛液的嫩肉,他先是呆了一下,隨後手

指慢慢進入小穴:「老婆,我們的小葉比我們想像的更淫蕩哦!」

  「怎麼了?」茵茵鬆開我,然後蹲了下去,掀起了我的超短裙,沒有小內褲

阻擋的濕淋淋的嫩穴整個暴露出來了:「哇!小葉……不知道怎麼形容你了,不

但不穿內衣,連內褲都不穿啊?」

  「老婆,既然小葉這麼淫蕩,我們也不客氣了,你來上面,我來下面。」小

白說完抓著我的衣領把我往前一推,將我整件襯衫脫下,我連忙用手扶著牆壁支

撐住身體,然後他在抱著我的腰往後一拉,我整個人就彎腰成90°。茵茵蹲在

我身下一擡頭正好含住我的乳頭,小白則在我身後掀起我的超短裙,用手指分開

濕潤的軟肉,舌頭靈活地鑽進滿是愛液的小嫩穴內。

  「唔……噢……不要……不要……這是在大街上啊……人家的……衣服……

噢……」強烈的快感刺激得我全身發抖,大量的愛液不停地湧出小穴,全被小白

吸得乾乾凈凈,他還嫌不夠,舌頭鑽進小穴裡不停地挖弄,彷彿要把人家的愛液

全都吸乾。

  「不要……不要……停呀……要去了……噢……」就在我快要達到高潮的時

候,兩個人十分默契的同時停止了動作。

  「小葉是不是快要高潮了?」小白的手指一下一下輕輕的刮著濕潤的嫩肉。

  「嗯……噢……再……再給我……」

  茵茵從我身下離開,我頓時雙手一軟,整個身體貼上了牆壁。「再給你什麼

啊?」茵茵蹲在我身邊,一手撫摸光潔的裸背,一手不停地在我乳頭邊轉著圈。

兩個人都輕微的刺激我,就是不讓我高潮。

  「讓我高潮啊……噢……」我渾身不停地顫抖,視線非常模糊,只感覺大腦

裡一片空白,好想被男生狠狠地幹一下,就一下我就能到高潮了!

  「小白……幹我……噢……快幹我……」

  「啊……小葉……你怎麼可以這樣,要別人的男朋友幹你,你太淫蕩了,不

理你了。」茵茵生氣的抓了一下我的乳房,拉著小白要走:「衣服我們沒收了,

哼!」

  小白皺著眉頭,想說什麼又咽回去了,只得跟著茵茵走了,走之前還不忘用

手指輕輕摳一下我的嫩穴。

  「嗚嗚嗚……」我只能赤裸著雪白的身體,渾身顫抖的趴在牆壁上,大量的

愛液不停地從嫩穴裡流出,沿著大腿內側一直流到小腿,最後被泡泡襪吸收。

  「唔……有沒有……路過的男人……幹小葉一下……誰都可以……噢……好

辛苦……」

  我渾身無力的慢慢趴了下去,身上唯一的衣物就是這件已經被掀到腰際的超

短裙。現在只要誰到雜貨店裡來買東西,肯定能看到名牌大學的校花幾乎赤裸的

趴在門口,等待著任何男人來幹。

  我喘著粗氣,迷糊的視線慢慢閉了起來。

  一聲炸雷把我驚醒,我爬起來看看四週,剛才還陽光刺眼,現在已經黑不溜

秋,大雨傾盆了。我睡了多久?

  我身體已經濕透了,一陣寒意浸透我的肌膚,超短裙緊緊的貼在身上,頭上

有雨棚,但是雨水還是從一些細小的地方滴下來,我蜷縮著赤裸的身體靠在牆壁

邊,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嗚嗚嗚……死茵茵……居然聯合小白來欺負我……」

  我坐在地上,雪白的雙手抱著彎曲著同樣雪白的雙腿,滾圓的大腿將嬌美的

乳房壓成了柿餅,濕潤的秀髮緊緊的貼著我的身體,全身沾滿了晶瑩的水珠,整

個身體被風吹得瑟瑟發抖。

  這時候雜貨店的門打開了,出來一個大約50歲左右的老伯,他睡眼蓬鬆的

看著我。

  「對……對不起……我……我只是在躲雨……我……」我慌忙用手遮住濕淋

淋的身體,掙扎著想起來。

  老伯也猛地驚醒了,上下打量我一下,便抓著我的手把我往屋裡拉:「小妹

妹,外面冷,進來坐下吧!」

  我跟著老伯進到雜貨店,老伯讓我坐在一個椅子上。這個雜貨店讓我想起了

中國古代的藥店,週圍都是些古典木頭傢俱,牆壁邊還靠著藥店特有的有一格一

格的小抽屜的櫃子,只有中間擺了玻璃的貨櫃。

  老伯泡了杯熱茶遞給我,我顫抖的握在手裡,原本滿身的慾望已經消去了大

半,剩下的是因為全身赤裸面對一個陌生老伯而帶來的強烈羞恥感。

  老伯搬個凳子坐在我對面,伸出雙手貼著我的大腿:「小妹妹,怎麼不穿衣

服就跑出來了?」

  我低下頭不敢看他:「不是……我出來的時候穿了衣服的,是朋友開玩笑,

都拿走了……」

  「這個玩笑也開過火了啊,連內褲都拿走了。」老伯俯下身子朝我微微分開

的大腿內側看去,我趕忙夾緊雙腿。一股電流猛地從腳底湧上腦門,稍微暖和一

點,原本那尚未高潮的慾望又激發出來了。

  「好……好想要……」我慢慢又分開了雙腿,露出了正在吐著愛液的嫩穴。

  老伯先是一驚,隨後又笑呵呵的將緊緊貼著大腿的超短裙掀了起來,柔軟的

嫩穴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氣中了。

  「好漂亮的小穴。」老伯伸出手指輕輕刮著濕淋淋的軟肉:「好久沒有摸過

女人了,想不到居然還能摸到這麼嫩的穴,年輕的女孩就是好。」

  老伯用力分開我的雙腿,手指也慢慢進入潮濕的穴內,「噢!好舒服……」

我半睜著雙眼,視線漸漸又變模糊了。

  老伯伸出粗糙的舌頭,貼著我的小腹慢慢往上遊走,隨後碰到的我正遮著雙

乳的手臂,我紅著臉放開手臂,將少女的另一個私密部位展現給了眼前的陌生老

伯。老伯的舌頭繼續上移,越過堅挺柔軟的嬌乳、白皙的鎖骨,最後鑽進了我的

嘴裡。

  「啪嗒……啪嗒……」外面傳來了什麼東西的倒塌聲,老伯吞吞口水,放開

我的身體,打開小門一看:「奶奶的,居然把我的雨棚給壓塌了。」

  我還沈浸在肉慾裡,老伯扭頭跟我說:「我房間裡有個浴桶,你用廚房的開

水兌點冷水先洗個澡,毛巾的話就用我床上的被單。」老伯說完就到外面支雨棚

去了。

  我休息了一會,照著老伯的指示將熱水倒進浴盆,然後脫下濕透的鞋襪和超

短裙坐了進去。「好舒服……」全身泡在熱水裡,快感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

越強烈,好討厭……我忍不住用手撫摸自己,白皙的手指微微分開柔軟的肉唇,

將一截手指慢慢插了進去。

  「噢……」第一次將自己的手指插進自己的小穴,我忍不住叫了起來。

  「在別人房間裡手淫可是不好的行為哦!」老伯忽然冒出來,他全身也濕透

了。

  我嚇得立刻縮回手指:「對……對不起……忍不住就……」

  「高潮了沒有?」

  「沒有……剛才被朋友挑逗起來,一直沒有高潮……」我紅著臉低下頭說。

  「難怪這麼敏感。好吧,你洗完了,讓伯伯洗。」

  「嗯……」我雙手護住乳房爬出浴盆,拿起老伯的被單擦乾凈身體,然後裹

著被單坐在床上。老伯爬進浴桶,用我剛洗過的水洗澡。

  「你叫什麼名字?」

  「小葉……」

  「嗯,我姓王,叫我王伯吧!」

  「嗯……」

  王伯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的身體,我紅著臉,緊緊抓著裹住我身體的被單。王

伯的被單又薄又破,還有點黏黏的,不知道他蓋過多少年了,有沒有洗過。

  「嘿嘿,被單是不是黏黏的?」

  「嗯……」

  「嘿嘿,我每次打完手槍都沒紙,就用被單擦擦。」

  「啊……」聽到這個後我渾身一顫,不知道為什麼一點兒也不覺得厭惡,反

而特別興奮,剛剛才洗乾凈的小穴又湧出愛液。坐在床上渾身發熱,不知道該怎

麼辦。

  「老王,我來拿東西了。」外面一個人在喊。

  「好咧,我叫我的夥計拿給你,錢給他。」王伯指指桌子上的一個紙盒子,

難道他叫我送過去?我看看鏡子裡的自己,雪白赤裸的身體上就裹著一件破破的

被單,上面露出大片白皙的胸口和瘦削的肩膀,下面只能是剛好遮住嫩穴,白凈

勻稱的雙腿全部暴露出來,如果彎腰或者蹲下都會走光。

  「快去啊,這個東西賣238,你收他230,錢箱在最下面,你低頭就能

看到。」王伯看我在猶豫,催我道。

  「嗯……」我只好裹著這沾滿王伯精液的被單,穿著王伯的拖鞋走了出去。

  我一掀開簾子,外面站著一個大概40歲的男人,看到我一出去,男人立刻

呆了。嘿嘿,迷住了吧?

  我將紙盒子交給他,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慢慢從口袋裡拿出250塊

錢放在我手裡。我彎腰將錢放入錢盒子裡,還得找20,但是盒子裡除了100

的就是50的。

  「王伯,有沒有零錢啊?」

  「盒子裡應該有零錢啊,你找找看。」

  難道這個不是錢盒子?我蹲下來,鬆開手在櫃子裡找來找去,但除了這個盒

子,其它盒子裡都沒有裝錢。

  「王伯,沒有。」

  「那你去櫃子頂上拿,那裡有。」

  我擡頭看了看,櫃子頂上是有一個類似錢盒的盒子。我拍拍手站了起來,卻

不料被單就這麼掉了下去。

  「啊……」我雙手捂住乳房,男人卻睜大了眼睛。被單掉在地上已經髒了,

繼續裹被單的話等會又要洗澡,而且被單也遮不住什麼,不裹被單的話就要全裸

面對這個男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王伯又在那邊催:「找到沒?」

  哼,今天就讓你看個夠!我一手護住雙乳,一手拉過一條凳子,然後爬上凳

子,踮起腳尖,雙手伸到櫃子頂端,將盒子拿下來。由於面對著櫃子無法看到盒

子裡的東西,我只好轉過身,將自己白皙赤裸的身體正面面對男人,打開手裡的

盒子。

  他現在肯定已經將我全身上下看得清清楚楚,包括我那柔軟挺立的嬌乳和正

在流著愛液的小穴。

  討厭,盒子裡裝的居然是一些票據。

  我將盒子放回原位,那個男人還在死死地盯著我,「不……不要這麼盯著我

啊!」我一手護住雙乳,一手揮動著提醒他。「哦……好……好……」男人回過

神來低下頭。

  櫃子頂端還有一個盒子,離我也不遠,我便分開腿來一腳踩在櫃台上,伸長

手將另一個盒子取了下來。

  「小妹妹,你的小穴真漂亮,還一直在流水呢!」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

湊近我的小穴了,還伸出一隻手似乎想摸一下。

  「不……不可以碰……噢……」我感覺到小穴裡又流出一絲愛液,由於雙腿

是分開著的,愛液就直接下落,滴在櫃台上。

  「哎呀,小妹妹你也太淫蕩了吧,我可沒有碰噢!」

  「唔……好羞……」我忍著巨大的羞恥感和快感打開手裡的盒子,嗚嗚……

居然又不是錢。

  「王伯……櫃子頂上……沒有啊……」

  這時候王伯頂著一頭泡沫掀開簾子,指著門邊的一個小櫃子:「在那個櫃子

上。」然後又進去繼續洗澡了。

  我看了看王伯指的櫃子,要去那個櫃子就必須出櫃台,要赤裸著身體走過男

人身邊才行。男人笑著看著我,似乎在等著我過去。一想到這裡,本來就濕滑不

堪的小穴再次吐出大量的愛液,我趕忙收回腳,才不至於讓愛液又滴在櫃台上。

  穿好拖鞋,我雙手護住嬌乳,戰戰兢兢的走過男人身邊,男人沒有碰我,只

是一直跟著我走到櫃子邊,看著我翹起屁股爬上櫃台。

  櫃子頂端有四個盒子疊起來,我先拿起上面一個,打開來,是一些亂糟糟的

葉子。這時候那男人伸出手放在我細嫩的腳上,一會兒摸摸腳背,一會兒捏捏腳

趾,玩得不亦樂乎。

  我沒有時間管他,只想快點找到錢盒子,找給他錢然後馬上躲起來。

  要拿第二個盒子,我只得先放下手裡的這個,但是週圍又沒有地方給我放。

我看了看正在玩弄我的小腳的男人,深呼一口氣,彎下腰,把盒子放在櫃台上。

  櫃台只有這麼點大,我一彎下腰,翹起屁股,整個恥戶大咧咧的對著男人,

好像是故意要讓他看我濕淋淋的小穴一樣。趁他沒有反應過來,我立刻直起腰,

踮起腳尖,取下第二個盒子。

  嗚嗚嗚……怎麼還是一些亂糟糟的葉子啊?這個店到底是賣什麼東西的?

  我又彎下腰放下盒子,男人這次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趁著我翹起屁股,嫩嫩

潮濕的肉穴對著他的時候,他伸出手指,分開了柔軟的肉瓣,將本來擋在裡面的

愛液釋放了出來。

  「啊……」我的雙腿無力地顫抖,趕忙扶著櫃子才不至於掉下去:「不……

不要這樣啊……客人……」

  「嘿嘿……太漂亮了,有點忍不住。」男人收回手,我則努力直起腰,又拿

下第三個盒子。這次終於裝的是錢了。

  我先將其餘兩個盒子放上去,才抱著錢盒爬下來。他似乎還沒有摸夠,等小

腳穿進拖鞋了,他才鬆手。

  我將錢盒放在櫃台上,背對著男人數錢:「5,10,12,14,噢……

14……不對……不要摸……」那男人貼著我的裸背,伸出手撫摸我赤裸光潔的

大腿,害得我無法專心數錢。

  「15……16……18……20……」我轉過身把錢給他,他笑著親一下

我的臉,然後打開小門走了。

  「客人,你的錢……」

  「嘿嘿,給你的小費。」

  我紅著臉嘟噥著:「你以為我做服務啊?還給小費……哼!不要白不要。」

  「怎麼了?他人呢?」我正將零錢放進錢盒裡,王伯走出來了。

  「走……走了……給了我……小費……」

  王伯坐在凳子上,一把摟著我的腰,將我赤裸火熱的身體抱在懷裡:「小葉

很會用身體賺錢嘛!」

  「不……不要這麼說……噢……」王伯從我身後抓著我的雙乳,雙手捏著早

已硬挺的乳頭輕輕揉捏。我顫抖著身體,欲望達到極限,感覺再沒有人來幹我,

小葉馬上就會死掉。

  「難受嗎?」

  「嗯……好難受……」

  「要不要王伯幫你高潮?」

  「好……王伯……幫我高潮……」

  「要怎麼做呢?」

  「幹小葉……王伯,快幹小葉……」我不顧廉恥地扭著細腰,央求一個50

多歲的男人來幹自己。

  「嘿嘿,那好。」王伯脫下短褲,扶著我的纖腰,將自己粗大的龜頭抵在我

濕熱的嫩穴上來回摩擦,不一會兒,王伯的龜頭就被愛液浸滿了。

  「噢……噢……不要折磨小葉了……給我……」

  堅硬的龜頭分開柔軟的嫩唇,粗大的肉棒慢慢進入了稚嫩的小穴裡。

  「好舒服……噢……」

  「小葉,你裡面又熱又緊……」

  「噢……王伯的……好粗……嗯……」

  粗大的肉棒慢慢插進敏感的小穴直到全根沒入。

  「啊……頂到子宮裡面了……」

  「夠了嗎?」

  「不夠,不夠……大力地幹小葉……狠狠地幹……呀……」

  「老王,我上次……」一個拄著拐杖、骨瘦如柴的老人走了進來,看到櫃台

裡的活春宮,不由得楞了一下。

  「老煙啊,來拿煙葉麼?」王伯摟著我的腰,很自然地跟這個叫煙鬼的老人

打著招呼。

  「唔……啊……人家要高潮了……再幹一下嘛……」好討厭,又在別人要高

潮的時候打斷!

  「等會再幹啦!小葉,你先去幫煙伯伯拿東西。」王伯推了一下伏在櫃台上

喘著氣的我,指了指剛才我拿錢的那個櫃子。

  「嗯……」我艱難的翹起屁股,讓頂入子宮裡的肉棒慢慢退出我的嫩穴。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