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往哪兒跑(01~10 全文完)

   第一章

  深夜,白天酷暑的溫度在入夜之後慢慢地下降,甚至還有絲絲的微風徐徐地

吹過寂靜無人的街道。

  突然一部銀灰色的寶獅跑車唰地自街尾的轉彎處竄了出來,飛速地飄向這條

路的盡頭處,一所占地寬闊的私人別墅前方。

  車內的男人用搖控器打開了車庫大門,然後急匆匆地將車開進豪宅內。

  不久前才離開這裡的徐英哲,大跨步地奔上二樓沖進主臥室內,拚命搖晃著

大床上那個正呼呼大睡的好友。

  「喂,起來,唐軍……」

  「唔嗯……英哲?」睜開了充滿血絲的雙眼,唐軍瞥清楚來人是誰之後,翻

過身想繼續睡。

  「軍,快點起來!」

  惱人的聲音一直在耳邊響著,唐軍困難地用沙啞的嗓子開口說話:「你不是

已經回去了嗎……」

 半個多小時前才從公司的十五周年歡慶晚會中被好友給抬回家來的唐軍此刻

  正頭痛萬分,因為他一時太過興奮,灌下了太多的酒。但眼前這位跟他同樣

身為毅遠電信產品部副理的徐英哲,卻沒有被同部門的同事們頻頻敬酒,滴酒未

沾地自周年慶晚會中全身而退,想來還真是不太公平。

  這就算了,反正他也挺愛喝的,同事們一起哄的話他就會喝得更多──歡慶

晚會顧名思義就是要狂歡的嘛,不喝點酒像什麼樣呢?

  英哲的個性就是太ㄍㄧㄥ了些,不管什麼時候都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真是

搞不懂他……

  唐軍邊埋怨著好友邊閉上眼,回到家之後的好眠硬生生地被搖醒,現在的他

實在是頭疼地想殺人。

  「軍,快起來!」

  「英哲,你不要搖我好不好?我的頭好痛,你到底要幹什麼?」他明明記得

英哲送他回來之後,嫌他酒臭味太濃馬上就回家去了,為什麼又突然出現在他家?

  「快點起來,有好東西要給你看。」

  「明天再看不行嗎……」

  「當然行,不過我覺得你一定會後悔。」

  徐英哲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一副手握重大的秘密,等著向他宣佈的模樣。

  「軍,看在我大半夜特地又為了你跑這一趟的份上,你就給我個面子吧!等

會兒你看過這個好東西之後,絕對會感激我的。」

  說完,徐英哲再次用力地拍打著唐軍的臉龐,試圖讓他更加清醒一些。

  唐軍半信半疑地坐起身,再度睜開了迷蒙反泛滿血絲的雙眼。

  「到底是什麼?快拿出來啊!」

  徐英哲朝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DVD光碟片,接著便離開主臥室來到二樓偏

廳的前方,那兒跟樓下客廳一樣,擺放著成套的高級家庭劇院組。

  徐英哲家裡也有一套一模一樣的機器,所以操作起來完全不費力。

  將光碟片擺進機器中之後,徐英哲抓起搖控器打開了液晶電視的螢幕。

  「搞什麼?你要給我看的好東西就是這個?」

  螢幕上出現的是有線電視臺的晚間新聞,而且還是一個男的主播在播新聞,

這東西有時好看的?

  唐軍慢吞吞地跟在徐英哲後頭走過來,重心不穩地倒躺在雙人沙發上,對於

好友說的「好東西」半點興趣都沒有。

  英哲該不會是來惡作劇的吧?這大半夜的,有啥新聞非看不可的?明知道喝

醉酒的他極需要睡眠,卻還是硬生生地將他給叫醒……

  「別急,你等等,我快轉一下。」

  準時收看T台十點鐘的新聞一向是徐英哲的習慣,若是像今天為了參加晚宴

無法準時回家,徐英哲會先設定好預錄,方便他回到家之後安心地收看。

  方才他在今晚的電視新聞中看到了一段很有趣的報導,於是顧不得現在的時

間已經是淩晨了,飛快地沖出家門,想在第一時間讓好友唐軍知道。

  「就是這一段。軍,請慢慢觀賞。」

  畫面上是有著熱鬧人潮的夜市,記者站在一個圍著許多人的攤位前,興致勃

勃地說著:「這裡就是XX夜市最近非常有名的小攤所在的位置,一位年輕又漂

亮的小姐在人潮洶湧的夜市裡賣著各式各樣的保險套,每一種款式看了都令人臉

紅心跳。接著我們為您訪問這位漂亮的小姐,瞭解一下為什麼她會選擇在夜市裡

販賣成人用品。」

  畫面接到那個小攤的正面,光只是看一眼而已,唐軍整個人就精神緊繃了起

來。

  她……怎麼會是她?!

  「看來她對你來說多少還是有點影響力的。」看到唐軍猛然一震的反應,徐

英哲暗自慶倖自己今晚沒有白跑一趟。

  畫面上的那個女孩跟高中時代差不了多少,一樣留著小男生般的俏麗短髮,

臉上的笑容也跟當初一樣清麗可人。

  正如徐英哲所猜測的,唐軍根本就沒有忘記過那個女孩……

  唐軍恢復鎮定後面無表情地看了徐英哲一眼,雖然很想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

但還是忍不住對他發了脾氣。

  「幹嘛特地拿這個來給我看?」

  電視上的她,看起來比他印象中要圓潤一些,是錯覺嗎?還是這些年來她真

的變胖了一些?

  唐軍的視線再度移回到螢幕上頭。其實,胖一點比較好,他喜歡看到她臉圓

圓的樣子。

  再次聽見她說話時帶著笑意的溫柔嗓音,回憶一下子將唐軍帶回那段青春歲

月……

  他和她,在高中時期曾經交往過。

  那是他的初戀。

  一段他難以忘懷的初戀。

  「其實我們有一家店鋪,就在夜市外面的那條街上,會想在這裡擺攤是因為

夜市裡的人潮比較多,如果顧客對我們的商品有興趣,我也會請他們到店裡去參

觀……店鋪裡有更多樣化的商品,歡迎大家一起到店裡去看看……」在介紹完幾

種新進且銷售良好的新奇商品之後,她認真地替自己的店鋪打著廣告。

  看見她臉上露出了靦腆的笑容,唐軍胸口閃過一陣複雜的感受。

  「我知道豹豹的店在哪裡,軍,你想不想去看她?」

  豹豹是包仁歆的小名,唐軍替她取的。

  比她大兩屆的唐軍在高三那年的開學典禮上,初次見到這個高一小學妹便煞

到了人家,情竇初開的唐軍費了好一番功夫,歷經千辛萬難之苦才終於把她給追

到手。

  但這段甜蜜的純純之戀僅維持了半年多的時間,當唐軍從高中畢業升上大學

之後,因為分隔兩地,生活圈漸漸不一樣了,兩人可以相聚的時間變得極少,再

加上到了新的環境,唐軍的周遭出現了許多對他投懷送抱的漂亮美眉,於是,他

的心開始動搖了起來。

  因為無法忍受每每打電話給他時,他的身邊總是有其它的女生,再加上連續

幾次假日的約會,唐軍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旁敲側擊地問了之後發現他已經答應

了大學同學的邀約,卻不是很願意帶她出席那些活動。

  包仁歆多多少少察覺到唐軍的心似乎無法只專注在她的身上,她甚至還聽到

唐軍去參加聯誼活動,卻謊稱自己並沒有女朋友的小道消息。

  在忍無可忍下,包仁歆主動向唐軍提出了分手。

  如果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漸漸淡掉的話,唐軍可能不會對豹豹那樣放不開,畢

竟他身邊有太多太多的女孩子頻頻向他送秋波,他自己對這段感情也開始感到有

些乏力、難以維持;但是,豹豹主動提出來說要分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聽到她說要分手的那一刻,唐軍那曾經有些動搖的心,竟不甘願了起來。

  他並不想分手,尤其是這種好象被她給甩了的感覺,真的令他難以忍受;但

豹豹卻對他說她已經完全整理好自己的感情了,對於心不在焉的男友,她決定放

棄。

  他是被放棄的那一個,聽起來真是令人生氣。

  這種事情為什麼他一點決定權都沒有?

  豹豹根本就沒有問過他,也沒有跟他商量過,就私自決定了要放棄這段感情,

這樣對他來說是不是很不公平?

  唐軍開始回過頭對她苦苦糾纏,就像當初追求她的時候一樣,蠻橫地想要挽

回豹豹的心,就算鬧到他們身邊所有的人都知道也無所謂。

  可是無論唐軍怎樣耍無賴,豹豹都不肯再理會他,她說已經完全整理好自己

的感情,看來並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這兩人一個超級蠻橫、一個異常執拗,鬧到最後連彼此身旁的友人都受不了

了,紛紛勸唐軍要他瀟灑一點,乾脆放手。

  一直這樣吵著、鬧著,只是讓彼此的感情糾纏得更加難分難解而已。

  但是突然有一天,這段糾結的情感忽然間就結束了,唐軍也從此不再提起豹

豹的名字。朋友們都很好奇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一直沒有人知道詳細

的情況。

  隨著時間過去,連唐軍自己都以為已經忘記豹豹這個人了,沒想到一看到她

的臉、一聽見她的聲音,那些回憶便全部湧了上來。

  胸口悶悶的,還是有些難受……

  注意到唐軍那不甚自在的表情,徐英哲連忙將自己剛剛向在電視臺工作的友

人打聽來的資訊遞到唐軍面前。

  「這是豹豹那間店鋪的位址和電話,如果想看她就去吧。」

  當年徐英哲就是極力勸合派,不忍心看到唐軍這麼痛苦的樣子,甚至私下去

勸了豹豹好幾次,想替自己的好友說情。

  豹豹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徐英哲一直很看好他們這一對,沒想到最後

他們還是分手了。

  在那之後,唐軍就變了,女朋友一個接一個,卻沒有一個是用真心去對待的。

  徐英哲認為問題一定是出在最初的那個點上頭,但是不管他怎麼逼問,唐軍

就是絕口不再提起任何有關豹豹的事情。

  今晚,突然看到豹豹出現在新聞畫面中,徐英哲認為這對唐軍來說是一個新

的契機,他想要幫唐軍找回面對感情時的認真態度,而那個物件一定是豹豹不會

錯。

  從唐軍的反應看來,他根本就沒有完全忘記豹豹,而他認為也該是時候讓唐

軍振作一下精神了。如果他再繼續像過去那樣荒唐,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的。

  「你特地拿這些給我看做什麼?」突然間,一陣難以忍受的頭疼感強烈襲來,

再加上胸口悶悶的情緒,唐軍不滿地瞪著徐英哲,「我現在有女朋友,你不知道

嗎?你……」

  「女朋友?你是說那個只愛逛街花錢買東西,把你當成活動提款機,自己活

在名牌的世界裡、不知天高地厚的敗金女娜娜?」

  「娜娜有什麼不好?她又乖又聽話,又不會隨便煩人……」只要得到她想要

的禮物,娜娜簡直可以說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便利物品,像她這樣上道的女

孩子現在真的很少見了。

  聽了唐軍的辯駁,徐英哲忍不住板起了臉開始對唐軍訓話。「軍,你有真心

對待過人家嗎?我看你一直都是用玩玩的心態在面對那些女孩子吧?」只要有任

何人跨過他設下的那條界線,馬上就會被無情地甩開。「不要再這樣欺騙自己了,

我們都已經三十好幾,你還要繼續玩那種不可能有結局的情愛遊戲嗎?」

  唐軍捧著劇烈疼痛的頭,露出了萬分不耐煩的表情。

  娜娜是他前陣子在一家著名的夜店認識的女孩,她主動過來向他搭訕,正好

當時他想要甩掉一個妄想與他一同計畫未來的黏人女友,兩人一拍即合,隨即就

湊在一起。

  反正女人不就是那麼回事嗎?只要彼此看對眼,又符合互相開出的條件,就

開開心心地在一起,膩了再換,厭了再換,倦了也可以再換,現代人談戀愛的方

式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英哲,你是不是被程伯母附身啦?竟然開始插手管起我的感情事?你自己

還不是孤家寡人一個!你該操心的是自己的事吧?」

  最近那個超喜歡替人做媒的程伯母,突然將注意力轉移到他和英哲的身上─

  ─因為他們那個無情又無欲的好友程偉懿根本就不理會自己母親大人好心替他安

  排的相親飯局,充滿嚴重無力感的程伯母只好將相親的主意放到跟她兒子一

樣打光棍的好朋友身上。

  唐軍認為結婚這種荒謬的事永遠都不會發生在他的身上,所以程伯母的好意

與相親宴他總是有多遠就躲多遠。

  「算了,我不跟你爭這些,我的事我自有打算。」徐英哲依然是一抹神秘的

笑。「我把豹豹的位址和電話放在這裡,要不要去看她你自己決定。我先走了。」

  徐英哲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唐軍一定會去。從他剛剛看到新聞畫面時的反應

就可以知道,他根本就對豹豹餘情難了。

  唉,也真是難為他了,大半夜地特地又為唐軍跑這一趟,卻得不到一個好臉

色……徐英哲不禁搖了搖頭。不過如果能替好友找回屬於他的幸福,再怎麼辛勞

都是值得的。

  不過,一切還是要靠他自己才行……

  離開前,徐英哲朝唐軍揮了揮手。「軍,加油喔。」

  瞪著桌上的那張紙條,因酒醉而頭疼的唐軍似乎又多了一層奇妙的難受感,

直到徐英哲消失在眼前許久,他才慢動作地朝它伸出了手。

  「加什麼油啊?你就那麼確定我一定會去找她嗎?」

  渙散的眼無意識地凝視著紙條上的訊息,唐軍不甘心地握緊拳頭將那張紙揉

成一團,然後往前丟了出去。

  「都過去這麼久了,還去找她幹嘛?」唐軍低嗄地喃喃自語著,喉頭像是火

燒般地疼痛了起來。

  是啊,還去找她幹嘛呢?

  當年豹豹鬧意氣要分手,他曾苦苦懇求她回心轉意,甚至向她低頭認錯,沒

想到她那樣狠心,對他的感情說斷就斷。

  他只不過是心情有些動搖而已,又沒有真的花心劈腿和別的女生交往,況且

他最後也回頭向她求和了,但是她完全不肯理會他,也不肯再給他一次機會。

  當初因為不甘心而頻頻癡纏的他,突然間完全對她放手的原因,他至今沒有

跟任何人談起過。

  其實有了新歡的人,是她。

  這是他親眼看見的,甚至還親耳聽見了她的宣告。

  那一天,他翹掉下午三、四堂的體育課,早早就趕到高中母校的大門口去站

崗,算好放學時間一到,就要在校門口攔住豹豹。

  但當放學的人潮開始慢慢朝外湧出來的時候,他在人群之中看到豹豹手挽著

一個高大的男孩,親昵地與他談笑。

  醋火翻騰的唐軍隨即跨步向前,以手刀劈開了那兩人挽在一起的手臂。

  「你還來這裡幹嘛?他是我的新男友,不準你傷害他。」豹豹責備地瞪著唐

軍,並且在他的面前再度將手勾回那個男孩的手臂。「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我

喜歡上別人了!」

  她身旁的那個男孩似乎知道他的事情,一馬當先地往前跨了一步,怒目與他

對視,接著以保護者的姿態將豹豹攬到了他的身後。

  「學長,請你有風度一點好嗎?仁歆已經不喜歡你了,她說了要分手,請你

不要再來騷擾她。」

  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豹豹毫不留情地賞了他一個特大

號的閉門羹,甚至還躲在那個男孩的身後,一副害怕他抓狂鬧事的模樣。

  唐軍窘紅了眼怒目瞪著那個大男孩,接著再望向躲在男孩身後的豹豹。

  她根本不看他。

  突然間,他發現了一件事──已經變了心的戀人,就算是神仙也喚不回來。

  他一句話也沒說便悻悻然地離開,在那之後,他不曾再出現在豹豹的面前,

他不去找她、不去想她,甚至不再提起她的名字。

  他受的傷很深,出乎他意料地深。親眼看見喜歡的女孩溫柔依偎在另外一個

男孩的懷裡,這樣的打擊真的太大了,他們之間自此也真正徹底地分手。

  一直到剛剛為止,他都做得很好,不是嗎?假裝豹豹這個人不曾存在自己的

記憶裡……

  唐軍不肯承認自己的心思其實已經被徐英哲給說中。

  這怎麼可能?豹豹對他還是有影響力的?!

  雖然一直在心底極力否認著這個事實,唐軍卻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牢牢地盯

著液晶螢幕上的豹豹。

  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她的臉、她的聲音在他心裡卻跟昨日一樣地鮮明、

清晰。

  不管之後他交往過多少個女朋友,都無法將豹豹真的從心底趕出去……他一

直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沒想到今天晚上被英哲這樣簡單一試,馬上就破功了。

  唉……可惡。

  取過搖控器將螢幕畫面定在豹豹的臉龐最清晰的那一刻,唐軍簡直無法移開

自己的視線,就這樣傻傻地半坐半臥在沙發椅上凝視著那張臉,直到睡意再次將

他攫獲……

                第二章

  西裝筆挺地走在人潮擁擠的夜市裡本來就夠顯眼了,再加上人高馬大的唐軍

生來就是一張引人注目的俊臉,所到之處大約有九成五以上的女人都會偷偷地盯

著他,而剩下的那些不是瞎子就是蕾絲邊──

  這句話雖然是開玩笑,不過真的少有女性能夠抗拒唐軍所向披靡的男性魅力。

  從夜市這頭逛到夜市的那頭,唐軍瞪大了眼四處搜尋著豹豹的身影,然而他

逛了大半天,卻一直沒有找到她。

  奇怪,英哲說的就是這個夜市,為什麼他到處都找不到人?

  他不死心地來來回回又走了數遍,就是沒有看見豹豹以及那個傳說中時刻都

會圍滿了顧客的小攤位,最後他只能挫敗地離開人潮洶湧的夜市。

  拿出那張曾經被揉成一團的紙條,現在他只能直接殺到她開的那間店去。

  記得她說過店鋪就在夜市外的那條街上,唐軍拿著紙條隨手拉了個路人問清

楚怎麼走,不多久便找到了那間名為「別怕,它會保護你」的店。

  「嘖,真是個惡趣味,沒事開什麼保險套專賣店?一個女孩子家的……」

門,木頭門框上的來客鈴鐺叮叮叮地響了起來。

  「歡迎光臨。」

  一個笑得非常甜美的女孩站在結帳櫃檯處沖著他微笑,唐軍應付地朝她點點

頭,走進店內。

  「請慢慢參觀,如果對產品有任何疑問都可以問我唷!」

  女孩在結帳櫃檯前逕自整理著貨品,手腳俐落地替它們打上標價並整理排面,

並沒有上前招呼進來的客人。

  環視了一圈,店裡除了櫃抬的那個女孩便無其它人,唐軍不禁嘖了一聲,暗

罵豹豹竟教他連續兩個地方都撲了空,一邊不忘質疑徐英哲的消息來源到底有沒

有弄錯。

  「先生,需要我幫您介紹嗎?這個月我們店裡最暢銷的單品是──」

  「不用了,我是來找人的。」看到女孩熱情地迎了上來,唐軍隨即打斷她想

要介紹商品的話。「包仁歆在嗎?」

  沒想到女孩迅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一副警戒萬分的模樣。

  「你是誰?找我們店長幹嘛?」

  「找她當然是有事。她到底在不在這裡?」

  「如果你是想問我們店長關於她大哥的下落,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那個沒

良心的敗類早就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也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你們這群傢夥

不要三天兩頭就往我們店裡跑,妨礙我們做生意好不好?」

  「小姐,我不清楚妳在講些什麼,我要找的人是包仁歆,不是她大哥。」唐

軍在腦海深處搜尋著有關豹豹大哥的回憶,但就他印象所及,豹豹似乎不太向他

談起她家人的事情。「還有,我只不過是問妳包仁歆到底在不在,哪有妨礙妳做

生意?」

  「你真的不是來討債的?」賴明茱見他一進來就指明要找歆姊姊,態度又挺

強勢,才會片面認定這個男人是上門來找碴的。

  那群不要臉的流氓,已經有好幾次找不到人就無理取鬧地砸毀店內物品的不

良紀錄,雖然不至於直接傷害她們,但是威脅恫喝的狠話可沒少過。

  「不是。」唐軍的眉頭不覺愈皺愈緊。「妳們店長有債務問題?」

  「才不是咧!是店長那個不成材的大哥,他明明就好手好腳,卻一天到晚無

所事事、好吃懶做!這種不長進的人,如果他安分一點也就算了,但他前陣子卻

迷上了賭博,到處跟親戚朋友借貸,後來甚至跑去跟地下錢莊借錢!這些債權人

找不到正主兒,便上門來找我們店長……」

  落落長埋怨了一大串之後,賴明茱突然間驚覺到不應該對一個陌生的男子道

出自家店長的家務事,連忙尷尬地轉了個話題。

  「你到底是誰?找我們店長有什麼事?」

  嘖,這問題不就回到了原點嗎?唐軍無奈之餘,只好再一次回應她同樣的話,

「找她當然是有事。她到底在不在這裡?」他總不能對這個陌生小妞坦承自己懷

著滿腔的思念,要來見舊情人吧?

  唐軍因為先前在夜市撲了個空,耐心早已經用罄,見她似乎對他還存有滿腹

疑問,只好充滿氣勢地大聲逼問她,「快點說!包仁歆到底在不在?」

  「不在啦!」

  「那要怎麼聯絡她?妳可以給我她的手機號碼嗎?」唐軍理所當然地要求。

  既然他都已經親自出馬了,今天晚上沒見到豹豹本人他是不會甘休的。

  「我怎麼能夠隨隨便便就把店長的手機號碼給你?我連你姓啥名誰都不知道

……」

  「我叫唐軍。」

  一聽到他自報姓名,賴明茱的雙眼瞬間因驚訝而瞪得老大。「你是唐軍?」

  「妳聽說過我?」兩人素不相識,今晚是第一次見面,想來應該是豹豹曾經

對這小妞提過他的事情。

  唐軍不禁露出了極具自信的笑容。這是不是代表豹豹也從來沒有忘記過他?

  「你真的是唐軍?」

  「那還有假的嗎?我唐軍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沒必要欺騙妳吧?」

  「你是歆姊姊的前男友。」賴明茱的聲音突然間揚高了好幾度。「就是那個

唐軍對不對?」

  唐軍挑了挑眉,稍微修正了一下她的話。「嚴格算起來……應該是前前男友。」

  在他之後,豹豹到底還交過幾個男朋友,他無從得知。不過他倒是有親眼見

過豹豹的第二任男友──就是那天傍晚,在高中母校的門口,那個將豹豹保護在

自己身後、令他對豹豹死心的男孩。

  「嗯……搞不好是前前前男友也不一定,這一點我實在不太清楚,不敢輕易

斷言。不過能夠確定的是,我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

  「什麼前前男友、前前前男友?歆姊姊從頭到尾只交過一個男朋友而已,就

被嚇到再也不相信愛情,一直到現在她都不敢再談戀愛,可見你傷害她多麼地深!」

  賴明茱狠狠瞪著唐軍,真心地替店長感到不平。「就是你害得歆姊姊從此對

男人失去信心,現在不管想要追求她的男人多好、多棒,歆姊姊都不敢再對他們

獻出真心了!她會變成這樣全都是你害的!全都是你的錯!」

  受害者除了歆姊姊之外,就是她家那個外號「癡情種」的老哥了。她在他倆

身邊默默觀察了這麼多年,最後得到的結論只有一個:一切都是歆姊姊那個前男

友唐軍的錯!

  「妳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都是我害的?她在跟我分手之後沒多久,就迫不

及待交了一個新男友……」他明明親眼看見的,也親耳聽見豹豹的證實,為什麼

這個小妞卻說豹豹只跟他交往過就再也不敢談戀愛了?

  一頭霧水的唐軍覺得一定是哪裡弄錯了。

  「都是你害的!你這個花心大蘿蔔,竟然還有臉上門來找歆姊姊?」

  「喂,我跟豹豹之間的事情妳根本不瞭解,憑什麼在那裡大放厥詞?」

  被人這樣誣賴且指著鼻尖大罵,唐軍一口氣怎樣都吞不下去,語氣開始無禮

了起來。

  「我要找的人是她,跟妳囉唆也沒用,快點叫她出來!」

  店內突然響起了叮籲叮的鈴鐺聲,推開門走進來的人不就是豹豹嗎?

  唐單一瞧見她的臉,揚高的氣焰在瞬間消褪了下去。

  「茱茱,我回來了。不好意思讓妳等這麼久,妳一定餓了吧?那間自助餐店

今天晚上生意真好,排隊的人都擠到外面馬路上了呢!」

  手裡提著兩袋熱騰騰餐食的包仁歆,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店內的客人,等到

她看清楚站在櫃檯前那個男人的臉,她驚訝地站在原地,彷佛被點了穴般,一動

也不敢動。

  唐軍……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包仁歆不自覺地眨眼再眨眼,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這幾年她偶爾會在一些八卦雜誌或是財經新聞上看見關於唐軍的消息,跟那

些彩真照片比較起來,見到本人的震撼實在是大得多了。

  他……不再是當年的那個毛頭小子了,隨著歲月的流逝及社會的磨練,唐軍

渾身散發出一股沈穩的氣勢,吸引著她的目光,而他身上那套合身筆挺的西裝更

襯出他挺拔的身形,他宛如一個從宴會中溜出來的不良王子,正桀驁不馴地站在

她的面前。

  舊時的感覺和現在的感覺混淆在一起,包仁歆傻傻地望著突然出現的唐軍,

一時間竟有些癡了。

  「歆姊,對不起,那個……他……他突然來店裡說要找妳……」

  賴明茱連忙奔到包仁歆身旁,將她擋在自己身後,並將唐軍貪戀望著店長的

賊賊目光給隔絕開來。

  「如果妳不想看到他的話,我馬上就把他趕出去!」

  看到茱茱擺出了攻擊的架勢,包仁歆連忙伸手制止她。

  別看茱茱長得一副瘦骨嶙峋的嬌弱模樣,身為F大空手道社副社長的她拳腳

功夫一點都不輸男孩子,也因此她才放心讓茱茱一個人在晚間與她輪流顧店。

  「沒關係的,茱茱,妳別激動,這件事情我可以自己處理……」

  眼見唐軍都已經親自找上門來,包仁歆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逃避的餘地,不管

是什麼事,她都只能勇敢面對。

  「可是歆姊姊,他……」

  「來,便當給妳。茱茱,今晚妳就先下班好了。」

  知道店長這樣要求是想支開自己,賴明茱雖然很想留在這裡保護店長,但她

這樣一個超級大電燈泡杵在這裡,想必兩人之間的談話會有一定程度的顧慮,於

是她只好先行離開。

  等店內剩下她和唐軍大眼瞪小眼,包仁歆走到門口將牌子換到Close的

那一面,並關了街上的招牌燈。

  見他一直維持沈默,包仁歆只好先行開口。

  「你有什麼事?」

  她冷淡的問話,以及並不開心見到他的表情,並沒有使唐軍滿腔的思念被澆

熄,反而因為見到了她本人、聽見了她說話的聲音,思念之情變得更加激昂了起

來。

  「豹豹……」

  「不要那樣喊我。」包仁歆拒絕回應那會勾起她傷心記憶的呼喚。「你今天

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事?」

  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會為了愛情而發燒的單純小女生,在受過情傷並經過這

麼多年辛苦的生活歷練後,她對愛情已經有了神奇的免疫力。

  那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沒有一個受得了她的冷淡。他們嘴裡信誓旦旦地說

如何受到她強烈的吸引,但他們的熱情卻消褪得非常快,一次、兩次得不到回應,

熱情便愈來愈淡,七次、八次還是踢到鐵板,就紛紛打退堂鼓。

  她並不覺得錯過那些情緣是可惜的事,只是一再地經驗之後,她便認知到一

個事實:原來男人都是這樣的。

  見異思遷。

  用情不專。

  是她太過單純,還是思想太過迂腐?

  包仁歆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一生一世絕對不變的愛情,這樣的想法是太過

苛求了嗎?她不知道。但眼前這個男人是第一個深深地傷害了她的心的人,她一

直到現在都還記著那道傷口。

  「豹豹,這幾年……妳過得好嗎?」千言萬語,最後只能化做這一句簡單的

問候。

  他心中其實有千言萬語想要向她傾訴,但是一見到她,唐軍竟口拙了起來。

  被想要見她的心情強烈地驅使著,他就這樣毫無準備地來了,見了面之後到

底應該說些什麼才好,他根本就沒有事先準備。

  包仁歆皺眉瞪了他一眼。「關你什麼事?」

  這麼多年之後,他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就只是想問她這幾年過得好不好嗎?

  包仁歆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心口猛烈地撞擊著,但她硬是用不在乎的表情掩蓋住那些震顫的反應。

  「好冷淡……豹豹,妳真的都不想我嗎?」

  強自要求自己鎮定下來,唐軍慢慢地恢復了平日的伶俐口才,心想自己今日

上門已經夠丟臉了,也不在乎多嘗幾次她賜予的閉門羹。

  根據剛剛那個小妞說的話,豹豹似乎有些事情瞞著他,他非問清楚不可。

  「妳知道嗎?我一直好想念妳……」

  這一點可是事實,他並沒有說謊。雖然他在朋友的面前都不願意承認,也不

想提起這些事,但是他自己非常清楚,他根本忘不了豹豹這個初戀情人。

  所以英哲前些日子一挑動,他便受不住思念地上門來尋人了。

  「是嗎?那又如何?」都已經分手那麼久了,現在還來說這些噁心的話做什

麼?

  包仁歆冷哼一聲,「這幾年你的身邊哪時缺過女伴了?竟然大言不慚地在我

面前說什麼想念,這樣的謊話誰會信?」

  「原來妳一直關心著我的事?」唐軍喜出望外地任笑意染上剛毅的眉梢。

「豹豹,那些女人都是玩玩的而已,我從來沒有對她們認真過。我心裡最在乎的

人一直都只有妳一個。」

  甜言蜜語是他最拿手的絕活,如果可以再一次挽回豹豹的心,再怎麼噁心的

話他都可以面不改色地說出口。

  「玩玩?唐軍,你這個王八蛋!你到底把她們當成什麼了?」打發時間的玩

具嗎?還是消解寂寞的工具?

  聽到唐軍竟然毫不在乎地說出這樣不負責任的話,包仁歆更加火冒三丈。

  原來他面對感情的態度一直都是這樣遊戲人間──這麼多年過去,這個男人

一丁點兒都沒有成長,甚至有更加無恥下流的趨勢!

  她實在沒辦法跟這樣的男人繼續相處在同一個空間裡!

  「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見你。」

  「豹豹……」唐軍涎著笑臉,不退反進地朝她又逼近了一步。「其實妳也是

一直想著我的,對不對?」

  剛剛那個小妞責備的話語一直在他的腦海中盤旋不去。如果豹豹一直無法接

受別的男人的追求,可想而知一定是因為對他念念不忘。

  一想到過去這些年他們一直無法遺忘對方,卻又因為一些誤會而無端浪費了

這麼多時間,唐軍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好瞎。

  「那天傍晚我看到的那個男生根本就不是妳的男朋友,妳故意找他來氣我的,

對不對?」

  前因後果這麼一想就通了,唐軍抓緊機會追問事實的真相,這一次他一定不

會再被她騙倒。

  「豹豹,妳為什麼要騙我?妳一直還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你走……你走開啦!」

  「我好想妳。豹豹,我真的好想妳……」

  唐軍大跨步往前欺近,大掌一伸便將那個猛搖頭低吼催他離開的小女人擁入

懷中,那久違了的溫暖擁抱,和纏繞在他心底深處從未散去過的一縷女性馨香教

他滿足地直歎息。

  「豹豹,我們再重新來一次好不好?」

  唐軍抬高她的下顎想要吻上那甜美的唇瓣,但包仁歆雙掌一推,偏過臉去拒

絕了這樣的親昵。

  雖然推開了那個吻,但是攬住她的那雙堅實手臂卻不肯鬆開,包仁歆一邊掙

紮一邊感覺到他更加地箝緊自己,於是惱怒地抬起眼瞪他。

  「放開我!」

  「妳不答應,我就一直這樣摟著妳,哪兒都不讓妳去。」唐軍霸道至極地宣

告著。

  她雖然沒有回答剛剛那個問題,但他非常清楚她沒說出口的答案,一定是他

想聽的那一個。

  「你……你這個無賴!」

  包仁歆揚起手就是一個巴掌,熱辣辣地打在他的左頰上。

  沒想到唐軍既不閃也不躲,乖乖地站在原地挨打。

  「你為什麼不躲開……」

  包仁歆一抬眼,陡然望見唐軍眼底那漸漸燃起的炙熱火焰,她嚇了好大一跳,

隨即顫抖地移開了視線,不敢再看著他。

  那眼神……就跟當初他在大家面前放話說要追求她時一模一樣,執著又誓在

必得──她曾經嘗過那種滋味的。

  包仁歆忽然有了想逃的念頭。

  「就算被罵無賴也無所謂。豹豹,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傻傻地放手了。」

  挨了打沒有關係,反正他臉皮厚嘛!但是,他可不是那種願意白白挨打的男

人──

  唐軍摟緊她,一手霸道地板正她的臉,熱切的吻準確印上那誘惑了他一整晚

的瑰麗唇瓣。

  「唔嗯……」

  「別想逃。豹豹,妳聽清楚。」唐軍惡魔般地低語,在她柔嫩的唇間許下了

永遠不悔的誓言,「我不會再放手了。」

 第三章

  就像腳底不小心踩到了一塊黏人的口香糖般,自從那一晚後,唐軍每天晚上

都會出現在包仁歆的面前。

  無論她如何驅趕、斥責,唐軍一概都用痞痞的笑容來回應,以令人難以置信

的厚臉皮態度硬是賴在她的店裡不肯離開。

  理性、耐性都用光了之後,包仁歆只能消極地把唐軍當成隱形人,任憑他在

自己眼前晃過來、飄過去,把他當做空氣,完全不入眼。

  「喂,你到底煩不煩?每天晚上都跑到這裡來騷擾歆姊,你這麼大一仙惡狠

狠地杵在這裡,就算有客人想進來也都被你給嚇跑了啦!」

  學校剛下課就直接趕到店裡來準備交班的賴明茱,一見到唐軍這尊瘟神又賴

在店內,心直口快的損他幾句。「不要防礙我們做生意好不好?」

  「會嗎?我還以為我替妳們招攬了不少女性顧客呢。」唐軍站在櫥窗邊把玩

著一個做成日式平安符的暢銷單品,這類設計新穎的玩意兒意外地受到年輕女孩

子的歡迎。

  可能是因為造型做得非常可愛,送禮自用兩相宜,剛剛經過他強力的推薦,

一群嘰嘰喳喳的女孩子相偕買了好幾條平安符這項單品。

  「嘖,不要臉的傢夥,長得帥了不起啊?除了那張臉皮之外,你到底還有什

麼其它的本事可以讓人喜歡你?」

  賴明茱偷偷瞧了歆姊一眼,發現已經呈現老僧入定狀態的歆姊並沒有制止她,

於是她也就大著膽子繼續罵下去。

  「我跟你說,長得帥真的沒用啦!花心就是你最大的敗筆,飲姊才不會喜歡

上像你這樣豬頭、無賴又厚臉皮的花心大蘿蔔。」

 唐軍咬著牙逼自己繼續維持著堪稱是笑容的弧線──雖然笑意一直無法透進

  眼底,但他仍寬宏大量地不準備跟她計較。

  聽說這小妞是豹豹的學妹,要是硬跟她杠上的話,他絕對得不到什麼好處的。

  「是,我豬頭、我無賴、我厚臉皮,這些我都認了,但是,我不花心的。」

  唐軍悄悄靠近包仁歆身旁,伸出手擁住了她。「豹豹,我跟妳保證,我絕對

不會花心的。」

  自從再次遇見豹豹,他的女人關係在短短幾天之內就全數斷光了。英哲說得

對,他早應該停止那些永遠不會有結果的愛情遊戲,因為屬於他的幸福只有一個

人可以給予。

  「喂,難道你沒聽說過狗改不了吃屎嗎?只要背叛過一次,隨時都可能會發

生第二次,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一旦遭到破壞,就不可能再恢復了。」

  「我跟豹豹之間的事不用妳來多嘴!」唐軍忍無可忍地哼了一聲,惡狠狠地

瞪著她。「時間到了,妳還不快點去夜市擺攤?快點滾吧!」只要把這小妞趕出

去,就不會有人再對他囉哩叭唆了。

  唐軍將櫃檯邊的擺攤包拉到她的面前,巴不得快快將她送出門做生意去。

  「歆姊,妳一個人可以嗎?要不要我先把他趕出去?」賴明茱噘著嘴接過唐

軍拉到自己面前來的手提箱。今晚的確是輪到她到夜市去擺攤,但是看到這個厚

臉皮的傢夥死賴在她們店裡不走,她心裡就老大不爽,更加不放心讓歆姊一個人

在這裡面對他。

  「茱茱,沒關係,妳去吧。」

  「可是……」

  「就算現在被妳趕出去,等等他一定又會回來的。」包仁歆一邊核對著這個

月的進貨單據,一邊還要分神格開唐軍那雙往她身上招呼的不安分大掌。

  對於這個總是為她操心的可愛小學妹,她是感激在心頭。

  「別費事了,茱茱,不用擔心我,妳快點去吧。」

  「喔。」

  不情不願地拖著擺攤包離開,賴明茱站在店外隔著櫥窗望向店裡的兩人,愈

想愈覺得不對勁。

  歆姊該不會已經原諒那個花心大蘿蔔了吧?

  那怎麼行呢?歆姊絕對不可以那麼輕易就原諒他的!

  如果歆姊回心轉意跟唐軍重頭再來,她那個號稱「癡情種」的哥哥該怎麼辦

才好?

  從高中時代,她老哥就一路陪伴在歆姊的身旁,就連到外島當兵的那段時間,

老哥也是一週一封信地與歆姊保持著聯繫。

  以前她總是不太明白,像她老哥那麼棒、那麼優質、打著燈籠都無處找的男

人,為什麼遲遲得不到歆姊的青睞,直到最近見到了唐軍,她才隱約有些明白了

──歆姊的心根本一直遺忘在唐軍的身上,沒有要回來。

  「唉……可憐的老哥,接下來你還有一番苦仗得打啊。」賴明茱抽出腰帶裡

的手機。

  目前她能夠幫助老哥的,看來也只有通風報訊這一項了。

                ◆◆

  「小姐,像這種標示超薄的,會不會很容易就破掉啊?」

  「唉唷,妳少呆了,選那個幹嘛?那種的我們樓下便利商店就有賣了。」

  「是喔?」

  「既然來到保險套專賣店,就要選些不一樣的東西啦。妳快過來看,這個是

魔成唷!它還上過電視新聞耶!小姐,聽說這一款賣得很好,對不對?」

  「是啊,這一款真的很暢銷,我們店裡常常一進貨不多久就賣完了。」

  「小姐,妳應該有親自試用過這個吧?感覺怎麼樣?」

  兩位年約二十歲的女客人一進到店內,就拉著包仁歆問東問西的。對於自己

店裡販售的保險套的種類和知識,包仁歆全都可以從容不迫地回答,但要是一問

到「用起來」的感覺,她可就啞口無言了。

  「這個嘛……」

  她一下子就紅了臉。身為保險套專賣店的老闆,有誰會相信她是個還未開過

葷、純純正正的處子?

  「這個東西真的很棒,只要妳們把它買回去試用看看,就會知道它有多銷魂

了。」

  從洗手間出來的唐軍突然湊到她們身旁,帶著微妙的笑意低聲向兩位客人賣

力地推薦。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用過就知道贊啦!不過話說回來,兩位小姐,妳們已經滿十

八歲了嗎?我們店裡的商品是不賣未成年人的喔。」

  「哈哈……我們看起來有那麼年輕嗎?」

  外型看起來比較甜美的那位客人,臉上瞬間染滿了開心的神色,笑嘻嘻地轉

頭跟這個突然間冒出來的帥哥聊天。

  「就是啊,我們像未成年的喔?」比較嚴謹的那位同樣也露出了微笑。被人

稱讚年輕,總是能令女孩子心花怒放的。

  她們互相觀看彼此的臉龐,又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帥哥,要不要我們拿證件給你看啊?」

  「那是一定要的啦!我嚴重懷疑妳們根本就是未成年的少女!妳們自己看看,

那麼嫩的皮膚,不管怎麼看都像十六、七歲的小美眉……快點,把妳們的證件拿

出來吧。」

  簡單幾句話而己,唐軍就把客人的話題帶開了。她們竊笑著將注意力從包仁

歆身上移開,拉著唐軍一搭一唱地問著各種保險套的試用心得。

  「帥哥,你最喜歡用哪一種的?介紹一下好不好?」

  「為什麼想知道我喜歡用哪一種的?」唐軍微揚起唇瓣,俊逸的臉龐散發出

掩不住的瀟灑,瞬間讓身旁這兩位女性顧客為之傾倒。

  「嘻嘻……」

  「是不是想跟我一起試用看看?」唐軍悄聲在她們身旁問著。

  「唉唷,討厭啦!帥哥,你現在是在邀請我們嗎?」兩人說完,頭靠著頭咯

咯地輕笑出聲。

  注意到身旁豹豹的臉色陡然間變得難看不已,唐軍微微一笑,大掌一伸便將

她拉到自己面前。

  「我是很想啦!可是我女朋友在吃醋了,晚上回去可能會罰我跪算盤呢,所

以還是別開玩笑好了。」

  「小姐,妳不要板著臉啦!我們只是跟妳的男朋友開開玩笑而已,妳不要介

意嘿!」

  「對啊,我們都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可能在外面亂來的啦!」

  聽見她們充滿笑意的解釋,包仁歆的臉色更加紅潤了。「妳們別聽他胡說,

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

  唐軍的右臂順勢環上了包仁歆的頸間,親昵地將頭擱在她的肩頭。「看吧,

她真的生氣了,晚上回去我準有頓排頭吃。嗚嗚嗚……」

  「小姐,妳不要生妳男朋友的氣啦!我們真的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我們跟妳多買幾樣東西,小姐,妳就別生氣了嘿!」

  包仁歆又急又氣地想要掙開唐軍的箝制。被他這樣誤導,連客人都不相信她

說的話了。

  「好,多買幾樣,我給妳們打九折唷!」

  不理會拚命掙紮的包仁歆,唐軍彷佛是這家店的主人般,阿莎力地給了兩位

小姐優惠。

  「好棒喔!謝謝帥哥。」

  「那我要這個動物造型的──哇,果汁盒耶!還有這個平安符……」

  「那我要跟妳選不一樣的。妳看妳看,這個是泡澡用的浴球,溶解之後會浮

出來一個套套耶!」

  眼看兩位客人挑得非常盡興,手邊小籃子裡的東西愈放愈多,就快要滿出來

了,包仁歆回頭狠狠瞪了唐軍一眼,決定暫時不跟他計較,等客人離開之後再跟

他好好地算這筆帳。

  似乎看出了她的盤算,唐軍陪著笑臉,悄聲問道:「豹豹,給她們打個折應

該沒關係吧?我看她們真的會買很多……」

  「哼!」包仁歆回了個白眼給他,不打算和他多費唇舌。

  「不要生氣啦!剛剛那些話,真的純粹是開玩笑而已。」唐軍將她拉回結帳

櫃檯,低頭向她認錯,「如果妳還是在意,以後我都不跟女生講話,連看都不看

她們一眼……」

  「你根本就做不到,幹嘛隨便說出這樣的話?」包仁歆甩開他的手,在不影

響店內客人的情況下低聲抗議,「不要再這樣尋我開心了。」

  「我沒有,我是認真的。」

  唐軍還想進一步解釋,但客人們已經挑選好物品,往櫃檯這兒走來,他只好

閉上嘴。

  「帥哥,要給我們打九折喔,你剛剛說過的,不可以反悔喔!」

  「就是啊,我們真的挑了很多樣耶!」

  兩位小姐分別將自己手裡的籃子放到櫃檯上,興奮的眼神一致望向唐軍,然

而唐軍卻面無表情,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只是望著包仁歆。

  「嘿,帥哥,幫我們結帳吧!」

  唐軍還是不理。

  包仁歆咬著下唇,怒在心底卻不敢表現出來,她轉過頭隨即換上充滿歉意的

笑臉面對兩位客人。

  「不好意思,我來幫妳們結帳吧!折扣一定是有的……」

  兩位客人左看看唐軍、右看看包仁歆,跟著也是滿臉的歉意。

  「小姐,妳不要生他的氣啦!是我們不好,不應該隨便開這種玩笑的。」

  「是啊!小姐,妳就不要生氣了,害你們吵架,我們會感到非常內疚的……」

  包仁歆一邊低頭敲著收銀機,一邊再次向她們解釋,「我們真的不是男女朋

友。不好意思,他在鬧彆扭,請妳們不用理會他。」

  兩位客人一陣交頭接耳後,比較甜美的那位小姐開口了,「小姐,這麼帥的

男朋友,妳要好好珍惜啦!妳看他現在連看都不敢看我們了……管教有方,妳真

的很厲害耶!」

  「是啊是啊,他一定有好好反省了,小姐,妳就原諒他吧。」

  沒想到自己再三地解釋,客人們還是不相信,包仁歆只能靦腆笑著回應她們

的關切,「我知道了。我原諒他,不生他的氣了。」

  直到得到包仁歆確切的保證,這兩位可愛的客人這才歡歡喜喜地拎著滿滿一

袋的戰利品離開。

  站在店門口,禮貌地目送客人離開,直到她們的身影離開視線範圍之後,包

仁歆這才松了一口氣。

  做生意真的是件不簡單的事呢!

  送走了那兩位小姐,包仁歆本以為可以好好地跟唐軍算帳了,哪知外頭又出

現了一個不該在此時出現的人。

  「仁歆。」

  「你怎麼會來這裡?明笙,晚上你不是要開研討會嗎?」

  正在攻讀博士班的賴明笙一接到小妹通報的電話,便衝動地放下手邊的功課

與一大堆待辦的事務,搭上計程車匆匆趕到店裡來。

  「我聽小茱說學長又回來糾纏妳……」

  包仁歆回頭望了店裡一眼,正巧裡頭的唐軍也發現了站在店門外的男人,正

怒氣衝衝地奔到大門前來。

  「我認得你!那一天就是你,對不對?」唐軍指著男人的臉大聲叫囂。

  雖然對方臉上的青澀已然退去,不再是學生模樣,但他絕對不可能錯認情敵

的面貌!

  「豹豹,妳為什麼要騙我?那天當我看到妳被他護在身後,妳知道當時我有

多麼難過嗎?」

  這一回,唐軍要比對方快上一步,蠻橫地將包仁歆拉到自己身邊來。「你們

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因為豹豹只喜歡我一個人而已!」

  「學長,好久不見了。」相對于唐軍的火爆,賴明笙理性的招呼問候顯得溫

和許多。

  唐軍不滿地瞪著他,然後側首質問身旁的包仁歆,「豹豹,這幾年妳一直跟

他糾纏不清?你們……」

  醋意一下子翻騰了上來,好在唐軍及時想起那個小妞曾經說過的話──豹豹

因為他而拒絕了所有的追求者,她並沒有跟這個傢夥在一起。

  「你別煩啦!」推開唐軍湊過來的身子,包仁歆走到店門外去,擔憂地望著

賴明笙。「明笙,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找我?」

  「我聽小茱說學長賴在這裡不肯走,心裡頭有點不放心,所以就趕過來了。」

  握住包仁歆的手,賴明笙表面雖然尚屬平和,望向唐軍的眼神卻是帶著濃濃

的譴責。「仁歆,妳沒事吧?學長有為難妳嗎?」

  「喂!你講話客氣一點,我哪時為難豹豹了?」唐軍一掌揮過去再度劈開了

他們纏在一起的手,就像當年那樣,毫不掩飾他對包仁歆的佔有。「放開她的手!

  還有,你別學長、學長地叫,誰是你的學長?噁心死了……「

  「仁歆……」

  明白與唐軍爭執一點意義都沒有,賴明笙的注意力只專注在包仁歆的身上。

  為什麼她願意讓唐軍學長留在她的身邊?她該不會是已經原諒他了吧?

  賴明笙恐懼不已地望著包仁歆,期待她像當年那樣露出害怕且為難的神情,

並祈求他的保護。

  「你喊她做什麼?有多遠就滾多遠去!」

  唐軍摟住包仁歆,想將她拉回店內,沒想到賴明笙也伸出了手抓住包仁歆,

形成兩方拉鋸的局面。

  「仁歆,告訴我,妳打算原諒他,重新跟他在一起嗎?」

  其實,他已經忍耐好些年了。他從高中時代就一直陪在仁歆的身邊,也數度

表達過自己的情意,但總是被她以「不再相信愛情」回絕。現在唐軍又出現在她

身邊,她會怎麼選擇?

  他這些年至情至性的陪伴,真的比不上當初害她傷心欲絕的前男友嗎?

  難得表現出強勢態度的賴明笙,用眼神及手部拉扯的力道逼著包仁歆表態。

  「你猜得一點都沒錯,豹豹喜歡的人從來就只有我而已,你永遠都不會有希

望的,快點滾蛋吧!」

  「不要這樣,你們快放開我!」

  兩手各被一個男人緊扯著,包仁歆覺得自己好象突然間變成麻糬,手被他們

扯得好痛好痛……

  「不放!這一次我說什麼都不會放手的!」唐軍喊著。

  上一次,他被他們假裝出來的親昵給蒙蔽了雙眼,才會氣急敗壞地退出這個

戰局;這一次不同了,他極有把握豹豹的心還是屬於他的,從來都只屬於他一個

人,所以這個男人連想都不用想,一定會被豹豹三振出局的。

  「她本來就是我的,你這傢夥想要趁虛而入,到頭來還不是一點結果都沒有!

  我看你早點死心吧,不要再妄想豹豹會有看上你的一天!「唐軍表態了,那

蠻橫的話語彷佛他早就預見最後的結局。

  賴明笙痛苦萬分地凝望著包仁歆,不死心地想再問一次,他要聽她親口回應,

並期盼能夠從她嘴裡聽見否認的答案。

  「明笙,好痛……你弄疼我了,先放開我好嗎?」

  唐軍那頭醋火狂炙,扯著她的力道不斷不斷地加大,根本不可能鬆開,吃疼

的包仁歆只好轉頭向賴明笙求情,希望他能夠放開她。

  「仁歆,告訴我,在妳眼中,我到底算什麼?這麼多年來,我……」

  瞧他倆眉來眼去的樣子,唐軍一股氣忍不住就往腦袋瓜沖了上來,於是更加

使勁地址拉著包仁歆的手。

  「喂,我叫你快點放手!聽到沒有?」

  「仁歆,回答我。」

  不理會唐軍的怒吼,賴明笙表情複雜,痛苦地凝視著她。

  「只要一句話。」只要給他一句話就好,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赴湯蹈火在

所不辭。

  「仁歆,拜託……請妳告訴我妳的心意。」

  不想再這樣無止盡地等待下去,賴明笙希望包仁歆可以正視他對她的感情,

也希望能夠得到她給予對等的回應,他實在厭倦了自己只能夠當她的「朋友」。

  唐軍學長的出現,對他來說很可能是個解脫的契機。

  永遠是朋友,還是有機會能夠成為情人?

  賴明笙痛苦地嘶喊著,「仁歆,回答我……」他就等著她的一句話!

  「豹豹,妳快點告訴他,說妳喜歡的人是我,妳永遠不可能喜歡上他!」唐

軍在一旁持續地搧風點火,巴不得將這個害他失去好幾年幸福時光的偽情敵轟得

愈遠愈好。

  一切都是她造的孽……包仁歆充滿歉意地望著賴明笙,如果當初沒有要求他

假扮她的男友藉以氣走唐軍,也不會牽扯出這段緣了。

  這些年,她並不是不曉得明笙對她的情意,明著暗著也拒絕了好幾次,或許

是她的態度不夠嚴厲,沒能讓明笙對她徹底死心,拖著拖著,時間就像流水一般

地過去,他依舊死心塌地守在她的身旁,她卻遲遲無法正視自己的真正心意。

  不願承認的是,她沒辦法忘記那個男人,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明笙,對不起……」一如以往,她只能對賴明笙說抱歉。

  聽見她的低語,賴明笙扯住她的手突然間鬆開了,包仁歆受到唐軍強大力道

的牽引,有些狼狽地朝唐軍懷裡撞去。

  「是嗎?妳依然……忘不了他……」

  受挫的賴明笙目光緩緩移到唐軍的身上。

  這個男人知道自己有多幸運嗎?

  賴明笙暗自歎著氣。為什麼那樣的好運不是降臨在他的身上?

  「對不起。明笙,真的很對不起……」包仁歆低下了頭,除了抱歉之外,她

真的想不出還能夠對他說什麼。

  「不用道歉,妳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選擇了妳愛的人。」被拒絕的賴明笙

只能沮喪地轉身離開。

  罷了罷了,原來對仁歆糾纏不清的人不是唐軍學長,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