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嬌妻欣兒】

(一)

  我的小嬌妻欣兒與我是青梅竹馬,我家和欣兒家是離得不遠的鄰居。因爲我和她只差半歲,所以我們是從小學到高中、大學,一直在一起。

  我和欣兒在初中有了暧昧的感情,到了高中才開始正式在一起;因爲欣兒的家教很嚴,所以在高中我只是盡情品嘗了欣兒的雙唇,連雙峰都是在我們都考上了大學后才肯讓我去撫摸。所幸到了大學后,欣兒慢慢變得開放起來,終于在大二我的一次生日夜晚,我剝去了欣兒身上最后的薄紗,在欣兒的顫抖中占有了這個令我魂牽夢萦的嬌軀。

  大學一畢業,我們雙方的家長就坐在一起,沒和我們商量就把我們的婚事決定了,所以在我們23歲時,欣兒正式嫁給我,成爲我心愛的小嬌妻。

  欣兒身高1米65,個子不算太高,但是小巧玲珑的身材加上白皙的皮膚、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看上去像一個可愛的洋娃娃;最讓我喜愛的是欣兒的一雙玉足,小巧細嫩,讓我癡迷不已。不知多少同學眼紅我,說我要走了狗屎運,早早都定下了這麽可愛的美人,我總是在他們的嫉妒聲中滿心歡喜,同時也發誓要一輩子好好愛護欣兒。

  因爲我們的家鄉是一個小縣城,我和欣兒結婚后又回到了我們上大學的省城H市去拼搏。欣兒很快憑著自己的專業在一個婦産醫院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卻因爲專業的原因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這使得我焦急萬分,幾乎天天在人才市場里泡著,但簡曆不知投了多少,也沒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我開始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有了回到家鄉的打算,但就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學長,這個學長不但把我的事業留在了H市,而且帶給了我無比刺激的經曆。

  這個學長姓林,大我五屆,從一畢業就利用家里的關系開了自己的公司,打拼到現在已經有了上千萬的營業額,手下也有十幾個人。也算是緣份吧,本來這個學長只想來找個出納,但是看到我的簡曆后還是把我留了下來,進入了業務科室。

  我非常感激學長的照顧,跑起業務來也是十分賣力,加上我比較會來事,酒量也可以,慢慢地,學長一些應酬也都把我叫上,我和學長的關系十分親近。

  隨著收入的提高,我和欣兒的日子慢慢地滋潤起來,我和欣兒租了一個60平米的房間,開始了幸福的二人世界。我最喜歡的事就是晚上吃了飯后,欣兒洗漱完畢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就坐在沙發的另一邊,細細把玩欣兒的細嫩玉足,往往是把著欣兒的玉足又摸又親,然后慢慢向上,最后到達讓男人沈醉的桃源之地,掀起一次次愛欲之浪。

  工作順利、老板賞識(以后不稱學長,只稱老板了)、嬌妻甜美,在外人看來,我的生活可以說沒有任何遺憾。但是誰也不知道,在我心里的最深處,有一股淩辱之火在熊熊燃燒。

  那是最早在看《sao年阿賓》時,我對阿賓和其它美女的做ai沒有什麽特別感覺,但是看到钰慧一次次出軌,和阿吉、和眼鏡仔、和學長、和文強,讓我感到一次又一次一樣而且特別的刺激。特別是在最后,阿賓和钰慧結婚后,阿賓在錄影帶上看到钰慧和媛琳的老板在辦公室做愛的場面,每每讓我忍不住手淫噴出。

  到了后來,我看到胡大的《淩辱女友》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在自己的內心深處,我十分渴望看到一個男人當著我的面分開我心愛小嬌妻的雙腿,把那比我還粗還長的陰莖狠狠地插進小嬌妻細嫩的陰道,狠狠地蹂躏我最心愛的小嬌妻。

  可惜這個願望實現起來太困難了。首先,欣兒是家教比較嚴格,甚至有些保守,我在一些熱鬧的場合和她親熱,她都會嬌羞萬分。其次,怎樣找到一個可以保守秘密、不會影響到我家庭的男人,也是一個十分頭痛的問題。所以,雖然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心里的淩辱之火越來越旺,但是我還是悲觀的認爲,這一輩子估計是沒有指望來實現這個夢想了。

  願望總是在不經意間實現。那是一次宴請客戶,老板照例叫我一起去吃飯。吃完飯后,我照例有禮貌地告別,因爲我知道老板和客戶后邊的節目我是不方便參加的。沒想到這次客戶喝得有些多,加上又是打攪了好多次了,就拉著不叫我走,說一起去洗澡。

  我爲難的看看老板,老板倒是沒有說什麽,只是笑著對我點點頭,于是我們是三個一起去了洗浴城。在換衣服的時候,我猛然發現老板的陰莖大得可怕,在疲軟的時候都有10厘米左右,不由得心里一動。

  后邊的事情不用說大家都知道了,洗浴后一人一個小姐,但是我在和小姐做愛時,腦海中卻總是出現老板那長得驚人的陰莖,不由自主地想象那根粗大的陰莖如果插進欣兒紅嫩的陰道的話,那是多麽刺激的景像啊!心里想著,動作不斷加大,忍不住在小姐的體內發泄出來。

  當完事后大家各自回家,我回到家已經11點多了,欣兒已經入睡。我看到欣兒白嫩的嬌軀,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剛才的念頭:小嬌妻欣兒白嫩的身體在老板身下顫抖著,承受著狂風暴雨般的抽插,欣兒呻吟著、喘息著……我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剛剛發泄完畢的陰莖又一次勃起,撲上床去,剝下欣兒的小內褲,慢慢沈了進去,開始抽動起來。

  云雨之后,欣兒再次昏昏入睡,我卻摟著赤裸的欣兒,睜大著雙眼在黑暗中思考著、籌劃著……

  (二)

  自從上次和老板、客戶一起去過洗浴城后,我和老板的關系更加親密。

  又是一次宴請客戶,不過因爲這客戶自己帶了一個小蜜,所以吃完飯后也就沒有了后續節目。我也高興地認爲可以早點回家了,因爲這次實在是喝得不少。

  沒想到送走了客戶,老板醉醺醺的對我說:「先不要回去,一起去洗個澡,醒醒酒。」我看到老板的樣子,也擔心他現在開車回去路上出事,就和他一起去了飯店附近的洗浴城。

  這是第一次就我和老板兩個人來洗浴,因爲我和老板也多次來玩了,所以這次老板點了兩個小姑娘來推油,而且還是和我在一個房間里。

  閑話少敘,當我看到老板的陰莖在小姑娘的手里慢慢膨大起來時,我和那兩個小姑娘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老板的陰莖大約有20厘米,陰莖又粗又大,那龜頭像個鵝蛋,給老板推油的小姑娘還笑著給老板開玩笑,說老板的太太真有福氣。

  我看看老板的陰莖,再看看自己的陰莖,不由得慚愧的歎口氣,但是讓老板上了我小嬌妻的念頭確實越來越強烈。

  做完了推油,我和老板在包廂里休息喝茶,老板和我聊著天,發現我不住地偷看他胯下之物,忍不住笑罵我:「看什麽看,自己沒有嗎?」然后哈哈大笑,接著又向我開玩笑的說:「怎麽,羨慕哥哥的家夥了?是不是想讓弟妹也嘗嘗鮮啊?」

  我聽了老板的話,一股熱血沖到了頭頂,心髒跳得飛快,忍不住仗著酒意答道:「林哥,真的,我是想請你去給欣兒做一次。」

  老板見過我的嬌妻,知道是個千嬌百媚的美女,聽了我的話,哈哈大笑著,認爲我是在開玩笑。但是他看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慢慢收住了笑聲,不解的看著我。

  事已至此,我也不顧什麽羞愧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告訴他我只想看他狠狠地干我的嬌妻,把精液射滿欣兒的子宮。

  老板聽了我的話,忍不住又微笑起來,對我說:「以前只是在小說中看到這種事,沒想到在我身邊也有啊!」接著又寬慰我,叫我放心,他絕不會把這事傳播出去。

  我這時已經從剛才的沖動中冷靜下來,想了一下,于是和老板定立了『約法三章』:

  一、我不是賣妻,所以我不會要老板一分錢;

  二、因爲我的嬌妻性格保守、羞怯,所以我要想辦法慢慢讓她就范,在老板和欣兒的性事中,老板一切要聽我的;

  三、老板不能單獨和欣兒聯系,一旦我和欣兒不願意了,那這事就此結束。

  老板全部答應了,並且再次保證讓我放心,不管這事成不成,他絕不會把這事告訴第三個人。

  回到家里,我開始考慮怎樣讓欣兒同意這件事,但是我思來想去,卻怎麽也想不到辦法。

  在以前的性生活中,我也曾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過一些類似于「你的乳房好美啊,如果讓別的男人摸,要美死他」之類挑逗的話,可惜保守的欣兒總是罵我「要死了」,雖沒有翻臉,卻怎樣也繼續不下去了。

  怎麽辦?我想了兩天,只有用欺騙的手段來讓欣兒自願獻身了。

  我把主意和老板說了,讓他準備好。

  又過了幾天,這天欣兒休息,一天都在家,下午3點多,我和老板通個氣,和他說好在什麽時間給我打個電話。待把電話內容及怎樣實現商量好后,我懷著緊張和激動交織在一起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三)

  到了家門口,我長出了口氣,然后換上一臉焦慮和陰沈的臉色。一進家門,欣兒見我回來得這麽早,奇怪的正要問我,但是還沒有問出來就被我臉上的表情嚇住了,連忙問我怎麽了。

  我用沈重的口氣告訴她:「我出大事了。」然后對欣兒講了個我編的謊話,說我輕信了一個老客戶的話,沒有收到彙款就把貨發出去了,現在那個客戶電話也打不通了,整整五十萬啊!

  欣兒聽我出了這麽大的漏子,當時就嚇呆了,臉色雪白,口中喃喃道:「五十萬……」我這時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繼續說:「現在公司懷疑我收了那個客戶的好處,業務科長已經說,如果找不回錢,就報案抓我。」

  聽得到我的話,欣兒的眼淚馬上就流下來了,緊張的抓住我的手,好像一松手,我就馬上會被抓走一樣,連著說:「怎麽辦?怎麽辦……」我看著欣兒的眼淚,心里難過極了,真想對欣兒說,這是我和她開玩笑,是假的;但是又一想,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就咬牙把實話咽了下去。

  我摟著欣兒,坐下商量辦法,說我明天再和客戶聯系,但是就怕公司里的人不相信,沒有耐心。實際上,我這番話是漏洞百出的,如果我真的出了這麽大的事,公司早就把我限制起來了,哪還容得我一人回家?但是這時欣兒的心早就亂成了一團麻,根本想不到這點。

  就在這時,老板按照我的約定,把電話打到了我的手機上,問我是怎麽一回事,我在手機里和老板再三解釋,最后說要去見老板親自解釋。老板說,他就在附近辦事,一會到我家里來,我連忙答應了。

  欣兒和我摟在一起,電話里老板嚴厲的聲音,她聽得一清二楚,見我放下電話,急忙說:「等林哥來了,好好和林哥解釋一下。」我假裝難過的說:「怎麽解釋?五十萬啊!」聽了我的話,欣兒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我裝作沈吟了半天,對欣兒說:「欣兒,因爲公司是林哥的,如果林哥不追究,就算了,錢可以慢慢想法;但是如果林哥一定要馬上追究,我就只有去坐牢了。可是怎麽讓林哥先把這事壓一壓呢?」

  欣兒哽咽著說:「一會林哥來了,咱們好好的求求林哥。」我長歎了口氣,說:「林哥憑什麽給我機會呢?除非……」

  欣兒聽了我的話,激動起來,驚喜的問道:「除非什麽?你說啊!」我避開她的眼光,說:「不說了,我甯願去坐牢也不願這樣做。」欣兒的臉唰的一下白了,她從我的吞吞吐吐中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沈默地摟著坐在一起,半天都沒有人說話。過了半天,欣兒堅決的一字一句說:「我願意這樣做。」我緊緊地摟著她,說:「不行!我甯願去坐牢。」欣兒急了,說:「不行啊!你一出事就什麽也完了,咱們的家里怎麽辦?」然后把臉埋在我的胸前,幽幽的說:「老公,你以后不會嫌棄我吧?」我把她摟得更緊了,發誓般的說:「你永遠是我最心愛的欣兒。」

  過了一會兒,大約5點多,老板終于進了我的家門。我把老板讓到沙發上坐下,叫欣兒倒水,喊了兩聲,欣兒才扭捏著從廚房出來。老板一見欣兒,頓時驚呆了,原來,欣兒按照我的吩咐,上身只穿了一件緊身內衣,但是沒有戴胸罩,那兩個結實的乳房被緊繃繃的暴露出來,特別是那兩顆乳頭,分外顯眼;下身穿了一條及膝絲質短裙,露出兩條雪白的小腿和精致的玉足。

  欣兒一見老板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胸前,臉羞得通紅,轉身就想跑回去,我趕快一把拽住,裝作毫不在意地讓她繼續去倒水。老板也趕快把視線從欣兒胸前轉回來,坐在沙發上和我繼續裝作討論被客戶騙款的事。欣兒倒水回來見我們說得比較激烈,也顧不上害羞,坐在我旁邊不停地替我說起好話。

  說了半天,老板才好像很不滿意的說業務部長已經向他請示報案了,但是看在我和他的關系上,可以給我幾天時間。雖然老板只是說給我幾天時間,沒有說如果追不回來怎麽辦,但是這足以讓我和欣兒千恩萬謝了,欣兒激動得眼淚又流了出來。

  這時我一看已經6點多了,就請老板在我家吃個便飯,老板考慮了一下,同意了。欣兒趕快穿上外衣,去門口飯店買了幾個菜,我們坐在一起吃了起來。在吃飯中,氣氛慢慢地緩和了下來,欣兒也開始有些笑意了。

  (四)

  吃完飯,我們三個又坐在沙發上喝茶,我主動開始說:「老板,聽說您看手相很靈,是嗎?」老板笑著說:「胡說胡說,那是看著玩的。」我抓起欣兒的小手,把她從我的這邊拉到那邊,讓她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間,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老板的手里,嘴里說:「幫我家欣兒看看。」